95后殡葬从业者讲述:我大学专业是新闻,找对象并未被影响

接触殡葬工作7年,茶泉灵还是忘不了第一次搬运遗体时的紧张。对方是一位瘦到皮包骨的老爷子,他的腿受过伤,是蜷起来的。

遗体已冷冻很久,茶泉灵戴着手套接过遗体,因为手套太大,手滑了下来,手套还紧紧粘在遗体的小腿上。回去的路上,师父告诉她,搬运的手有温度,冷热交替,就粘上去了。

同一天里,她又接待了另一位刚从ICU拔管的逝者。搬运时,她摸到对方的腋下还有明显温热,她顿时感觉头皮发麻。在那天,她才深刻感受到,原来一个人从生到死,也是有温度的。

茶泉灵出生在农村,大家避讳谈论死亡,村里有葬礼甚至不会让小孩参加。她报考殡葬专业时,长辈们有一些不理解,担心女生从事这个行业影响不好。

考取了日本入殓师资格证,专注临床生死学研究的中国留学生岳培荣告诉九派新闻,他在国内的殡仪馆做调研时,发现有些地方的葬礼上小孩很少,“父母不愿意把小孩带到这里来,葬礼的仪式也非常压抑,大家都是怀着一种忌讳的心态去参加葬礼。”

他认为,现代社会的发展,使得人们把死亡交给专业机构管理,这也同时把它排除在了日常生活之外。“现在人很难接触到亲人离世,所以对自己和亲人的生命,乃至死亡,都难以理解。”

武汉民政职业学院社会管理学院教师何秀琴在其发表的论文《论“奉死敬生”的殡葬职业道德》中谈到,殡葬的使命是要使死亡有意义,使生命更有意义。生死是生命的两端,是一体的。对殡葬业来说,要以礼相待,以最大的诚意安葬逝者。

图片

办公区域。 图/受访者提供

【1】为了钱来这个行业完全没有意义

茶泉灵,95后,殡仪馆工作

我正式从事殡葬工作已经有4年了,目前主要负责和逝者家属沟通、介绍产品、葬礼主持、遗体修复等,综合性比较强。

我学的专业就是殡葬类,这是我自己想报的。报考时,高中班主任劝我要想清楚,家长们最开始也有一点不理解。我是个女孩子,爸妈担心从事这个行业会影响不好。不过爸爸还是比较尊重我,他说成年人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,“如果你自己觉得没有问题,那我可以同意。”但奶奶当时比较难接受,甚至想阻止我。

我家里之前没有人从事过这个行业,爸妈都是朴实的农民。在村里,很多人避讳死亡,也不想提这个事。身边有人去世,长辈可能都不想让小孩参与。

2017年9月我入学了,年底我没有回家过年,而是在单位实习。那是我第一次接触遗体,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,真的觉得几乎人生百态都在那段日子见过。我第一次觉得,原来人的生命是这么脆弱,可能我们每一天都离死亡很近,这是我第一次实习最深刻的感触。

尤其是在同一天内,我接了一个13岁的小男孩,还接了一个28岁的年轻女性。那时候我在想,还好我13岁的时候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情,但转念我又想,28岁时我会不会发生意外,突然离世。煎熬的过程让我觉得更要珍惜当下,好好生活,不内耗,每天开心点。我也更加珍惜自己的亲人,愿意多花时间陪他们。

图片

茶泉灵在工作中。 图/受访者提供

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天实习,我负责遗体接运,对方是一位老爷子,已经瘦到皮包骨,腿还受过伤,是蜷起来的。遗体在冻库里面冻了很长时间,去接的时候,我的手套比较大,戴进去后,手滑下去了,但手套还粘在他的小腿上。当时我心想,这老爷子该不会是舍不得走吧。

回去的路上,师父跟我说这是很正常的。因为他冻了很长时间,我们的手是热的,摸上去可能会被粘住,我是云南人,以前从不知道吃冰棍还能把舌头黏住。直到这时才知道是我想多了。

回去的路上,又接到电话让我们去接另一个遗体。这位逝者刚从ICU出来,才拔管没多久。我把手伸到他腋下搬运时,还有人体的温热,我瞬间头皮发麻,跟我师父说他是不是还没死。师父说,不会的,医学上已经判定这个人死亡了,可能腋下这个地方,保留体温比其他部位时间长一些。那时我才深刻体会,死亡也是有温度的,也要经历从常温到慢慢没有温度的过程。

实话说,这天的经历把我吓到了。当天晚上回去前,我还在想肯定睡不着了。但回去后,我瞬间入睡,甚至没来得及和室友分享所见所闻。第二天上班,我已经欣然接受这个工作了。

这份工作作息比较紊乱,不太稳定,我上班是上48个小时休48个小时。网上有些人说这行工资高,其实我觉得,要是为了钱来这个行业完全没有意义,实际上赚不到那么多钱。另一方面还要承受高强度的身体劳累,特别是心理压力。可能每天都要经历各种各样的生离死别。只有真的热爱,才能干得长久。

未来我应该还会继续待在这个行业,我的工作让我成长、收获了很多,希望能继续发光发热。

【2】朋友经常会来我店里玩,大家并不介意

郭燕,95后,寿衣店老板

我大学读的新闻专业,毕业后从事了3年汽车销售行业,目前在郑州开了一家寿衣店,已经有一年多了。

在我的家族里,我父母、小姨、舅舅、姑姑都是干这一行的,我从小跟着父母见得多了。各种寿衣、骨灰盒、殡葬用品,寒暑假也在店里帮忙过,所以干这行并不觉得害怕,基本父母一提点就会。

我们这一行会有一定的分工。我的寿衣店提供殡葬一条龙服务,包括骨灰盒、化妆、穿衣、搭灵棚、安排灵车,以及去殡仪馆办手续等。我本人并不会直接与逝者接触,我主要是售卖殡葬用品。

对于上门化妆、穿衣摆灵、安排灵车等,我有专门从事这方面的朋友,他们也和我一样都是90后,不同的是,他们基本学的就是殡葬专业,毕业后也在这一行工作,对于上门摆灵堂、遗体化妆等,他们是专业的。大家又都是一条产业链上的,我会把这些方面的生意介绍给他们。

图片

郭燕店里售卖的殡葬产品。 图/受访者提供

我是一个比较懒散的人,店里不一定每天都有客人,有时候两三天都没有一个客人,我就把店关了出去玩,这样也并不耽误工作。即便这样,我的收入也比之前的工作收入高,小店发不了大财,但对我一个女孩子来说还行,甚至比我一些还在上班的同学的收入情况要好。

对于我们来说,夏天和冬天业务比较繁忙。尤其是冬天,有些老人身体扛不住,去世的人比较多。有时候半夜两三点有人去世,要寿衣、灵车这些会非常急,要一直打电话沟通。如果逝者是外地人,我们还要安排灵车送逝者回家。

起初家里并不支持我开寿衣店,认为我还年轻,从事这行会影响自己找对象。但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担心,找对象是看人的,和职业关系不大。目前实际情况来看,也并没有因为我做这行,影响了我找对象。

其实现在年轻人思想都比较开放,大家并不会因为你是做殡葬行业的就对你有排斥心理,我同龄的朋友就经常会来我店里玩,大家并不介意。

【3】护士转行入殓师后,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

熊女士,00后,入殓师

我曾经在医院的ICU工作,但烦琐的工作内容压得我喘不过气,就辞职回家了,在查找招聘信息时恰巧看到了这家殡仪馆的招聘公告。

这是一家国企的子公司,在我家乡这个小地方,竞争远没有考公考编大,我符合它所要求的医学专业背景,就报考了,拿到综合成绩第一名,走完体检政审后便入职了。

家人朋友都很支持我做这份工作,妈妈觉得这是一份值得尊重的工作。有些同学在和我聊天时,甚至也表示想辞掉临床工作来做殡葬。

第一次接遗体整容化妆业务时,我面对的是一个意外离世,年纪比我还小几个月的逝者。为了保持对方的安详状态,我对遗体进行了化妆和体位纠正,我很难用言语去描述当时的心情,有震惊、惋惜,也感到悲叹。化妆的时候我忍不住去想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对方到底在想什么呢?

在工作中,我除了做好手头的工作外不会有太多别的情绪,所以对这种特殊遗体,除了印象深刻以外,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去克服的地方。但印象最深的是对高空坠楼逝者的遗体进行整容修复,场面比较血腥骇人,而我要做的就是把逝者从2D平面拼凑修复成3D立体,简单来说就是物理意义上的“捏人”。

相比之前,这份工作更能给我带来内心的平和。我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工作,工作和生活可以完全分开,我完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。没有业务时,上班时间是固定的,有业务的话就不确定了,目前最久的一次遗体整容业务做了四个多小时。

图片

熊女士在工作中。图/受访者提供

在这行,很多从业人员会在网上分享自己的工作日常,这让人们更加了解殡葬行业,并让大家觉得这个行业除了服务的对象比较特殊外,其实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,对这个行业不再是恐惧、排斥心理。

我所在的殡仪馆,从业人员比较年轻,工作人员近一半是95后,00后有两个。我认为从业人员年轻化是一件很棒的事,很多来到我们殡仪馆的家属都会惊叹,这里一点都不像传统意义上,或者他们想象中的殡仪馆那样冰冷,充斥着死亡的气息,现在的殡葬市场有向“温馨殡葬”发展的趋势。

九派新闻记者 杨臻  实习记者 邱丹

编辑 王佳箐 任卓

【来源:九派新闻】

原创文章,作者:zang123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angli.com/info/3237.html

(0)
zang123zang123
上一篇 2024-04-04
下一篇 2024-04-06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